加尼宣誓就任阿富汗第四任总统
来源:加尼宣誓就任阿富汗第四任总统发稿时间:2020-03-30 10:14:05


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超过50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在郑瑞强到达武汉的同时,另外三位收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的专家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往武汉。抵汉后,郑瑞强被安排至武汉市肺科医院坐镇ICU,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的三家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

对于一线医护人员来说,ECMO、气管镜、气管插管等都是高危操作,极易近距离与病人的的气道分泌物接触,而病人喷射的气溶胶携带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保护年轻医生的角度考虑,我们都是自己上。”郑瑞强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德国目前是欧洲检测能力最强的国家。德国医生协会估计,该国每天可进行约1.2万次病毒测试。在过去几周,德国已经进行了超过20万例病毒检测。

澎湃新闻注意到,1971年11月出生的郑瑞强,现任位于江苏扬州的苏北人民医院重症重症医学科主任。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郑瑞强是国家卫健委最早派往武汉支援当地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的四名专家之一。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